昆仑 第三卷 破城卷 二、白梅含香 · 二 – 落霞小说

他追忆前面招数,陡然开窍,明白了许多“乾剑道”的妙谛,兴致一起,恼意渐消,心神尽被那枝千奇百变的白梅花吸住,只忖度如何虚招诱敌,如何实招进击,如何奇正互生、虚实相应,又如何攻中带守、防其偷袭。

心手相应,渐渐生出一些奇特变化来。

又斗数招,那儒生忽地足不抬,手不动,倒退两丈,梁萧一剑落空,正欲追击,却听他笑嘻嘻道:“什么归藏剑,狗屁不通,狗屁不通。

嘿嘿,穷酸肚皮饿啦,吃饭去,吃饭去!

你若不服,明天再来。

”他哈哈一笑,将梅花一扔,趿着一双破鞋,嗒嗒转过山梁,径自去了。

梁萧正斗在兴头上,对手却说不打就不打,一拍屁股走人,握着宝剑,羞怒至极:“了情道长教的剑法很好,只是我习练未精。

哼,这厮小觑归藏剑,我偏要用这路剑法打败他不可。

”他坐在亭中,将方才悟出的妙处回想一遍,又比划半晌,忽觉肚中咕咕作响,这才返回玄音观用饭。

到得观外,见哑儿正在看书,瞧他回来,小嘴一撅,也不理睬。

梁萧心中气恼,装作不见,径自入观。

阿雪下山买了菜蔬,整治了一桌素席,见梁萧回来,甚是欢喜,摆好桌子,张罗开饭。

了情不好奢华,眼见菜肴甚多,便道:“阿雪啊,弄这么多,怎吃得完呀?

”梁萧笑道:“不多不多,道长你看我吃。

”他跟儒生苦斗半日,消耗极大,一时便如风卷残云,把饭菜扫去大半。

阿雪见他吃得高兴,心里甜滋滋的,不时给他夹菜添饭。

哑儿口不能言,心中却暗骂梁萧饭桶。

用过饭已是傍晚,梁萧走到悬崖边,遥望山下稀落灯火,想起白日里与儒生交手的情形,心潮起伏,当下掣剑出鞘,又练了起来。

使了数十招,忽听了情喜滋滋地道:“梁萧啊,你竟然明白了这么多。

”梁萧转身笑道:“了情道长好。

”了情摇头叹道:“你这孩子真不能以常理揣度。

既然如此,贫道也不能慢腾腾的。

来,坐这里来。

”她挑了块大石,坐在上面,梁萧也跟着坐上。

了情嘴说手比,在凛冽山风中,传授心法口诀。

梁萧凝神倾听,与白日斗剑情形两相对照,多有领悟,一时眉飞色舞,喜不自禁。

二人坐在崖边,一教一学,直说到明月中天,了情方才催促梁萧回去睡觉。

梁萧休憩一夜,次日用过早饭,又到弈棋亭旁。

那儒生早在亭中相候,见他来到也不多说,笑嘻嘻折下一枝梅花,便与他拆招。

梁萧得了情传授剑理,心法虽有精进,但那儒生却太过厉害,拆了数百招,梁萧仍未及削落梅花,儒生又借口吃饭,撒手去了。

梁萧气恼万分,心忖再拆数招,便能削落梅花,但儒生要走,却又拿他没法。

转念再想,今日又领悟不少精义,当下又觉欢喜,拿起长剑,一招一式,细细揣摩起来。

夜里梁萧返回观中,了情见他精进神速,惊喜之余暗生疑窦,便问他白日去了哪里。

梁萧大是羞惭,寻思道:“我胜不了那儒生,有辱归藏剑威名,又怎能和了情道长交代?

”于是只说是觅地练剑。

了情浑没料到这少年的争胜之心,也不再问,继续传他心法。

到得次日,梁萧又与儒生斗剑,但他每强一分,那儒生也强一分,总不让他打落梅花。

斗到午时,梁萧又怏怏而回。

但他性情坚韧,自小便百折不挠,此时一颗心尽放在归藏剑上,夜晚做梦也与那儒生厮斗,梦境所及呼呼喝喝,手舞足蹈,几次用力过猛,摔下床来,揉眼一瞧,却见明月依然皎皎。

了情见梁萧悟性惊人,欣喜至极,当下马不停蹄将“乾剑道”心法讲完,又讲坤、艮、兑、坎、离、巽、震七大剑道。

八卦之中,“坤”卦为大地,故而“坤剑道”沉浑厚重,是极厉害的防守剑术。

“艮”卦为山岳,是以“艮剑道”雍穆雄奇。

但这路剑法很少独运,多与“兑剑道”合使,兑为沼泽,山泽相容,一正一奇,往往陷敌于无形。

而“坎”为天下之水,“坎剑道”自也深得水性,若江若海,若湖若瀑,要知“天下莫柔弱于水,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”,这路剑法极得“弱之胜强,柔之胜刚”的妙谛,堪称归藏剑中最厉害的剑术;“离剑道”则为火象,霸气十足,无所遮拦,可一旦使出,便似野火燎原,势不可当。

了情性子平和,说到这路剑法时,不大了然,可梁萧却十分喜欢,学来也最用心。

“离剑道”教完,便是“巽剑道”。

巽者风也,风乃宇宙之气,起于青萍之末,舞于松柏之下。

“巽剑道”变化多端,为“归藏剑”之最,轻柔时有扬花拂柳之妙;但若是癫狂起来,则有碎石伐木、摧枯拉朽的大威力。

最后一路是“震剑道”,“震”为雷霆霹雳,雷霆万钧,但只是一瞬,是以这路剑法只有一招,不出则已,出则无坚不摧。

其狠辣迅疾,足为归藏剑第一。

这天,了情传完“震剑道”,吩咐梁萧将“八剑道”从头到尾使上一遍。

梁萧依言使完,却见了情站在当地,呆然不语,心中甚奇,问道:“了情道长,我使错了么?

”了情还过神来,摇头叹道:“你使得一点儿不错。

唉,真像是剑仙附体一般。

真是奇怪,为何你能精进得如此神速?

别说我讲明白的地方你一一学会,就是我没说到的地方,你竟也无师自通了。

”她一时蹙着眉头,好生不解。

梁萧暗叫惭愧:“多亏那个儒生,若非他天天与我使气斗剑,我万不能领悟这许多妙处。

但如今梅花将凋,我却未削落他一片花瓣。

唉,他那等本事,才称得上剑仙……”正在胡思乱想,忽听了情道:“不过,梁萧,你若以为这八剑道便是归藏剑,那便大错特错了。

”梁萧吃惊道:“难道归藏剑还不止于此么?

”了情摇头笑道:“八剑道貌似厉害,实则不过是归藏剑的基本。

你既然聪明,可知其理么?



梁萧一怔,无言以对。

了情抚着手中竹箫,笑道:“梁萧,这一根竹箫,很容易折断,但若八根捆在一处,你能一下折断么?

”梁萧道:“若是全力施为,也能折断。

”了情微微一笑,道:“若是六十四根呢?

”梁萧愕然道:“那就决计不能。

”了情笑道:“是呀,八剑道也不是各自分离的竹箫,以《归藏》中的先天易理做绳子捆起来的。

再打个比方,八大剑道,就如宫商角徵羽五大音律,单一听来乏味至极,但一经乐师调和,便可绕梁三日,令人不知肉味了。



梁萧微一沉吟,拍手道:“我懂了,‘乾’卦与‘坤’卦相合,乾上坤下便成天地‘泰’卦,坤上乾下则成了天地‘否’卦,如此一来,无异变出‘泰剑道’与‘否剑道’,若泰否两卦相交,又成新卦,如此循环演化,当可无穷无尽了。



了情略一默然,叹道:“梁萧啊!

跟你说话真是省事。

许多话,只用起个头,你就都明白了。

”梁萧笑道:“都是道长教导有方!

”了情白了他一眼,道:“你这孩儿,何时变成马屁精啦?

”话一出口,方觉不妥,敢情她日日跟梁萧说话,受他感染,言谈间竟也少了许多拘束,慌忙整肃脸色,重守禅心。

梁萧沉吟道:“但剑法终究不比数术,后者推演变化,想也难不倒我。

但‘乾剑道’的路子与‘坤剑道’截然相反,坎离二剑也各走极端,要将这两路剑法融会贯通,谈何容易?

”了情笑道:“这便考较人了。

你就好比统帅千军万马的大将军,八剑道是你的士兵,归藏之理是你的兵法。

如今兵有啦,兵法也有啦,但真正上了战场,不按兵法,胡打蛮缠不成;只靠兵书,却又是纸上谈兵,要吃败仗的。

所以说,如何用兵法指挥士兵,发挥他们的本事,可不是一件容易事。

自古以来,名将和庸才的差别可大得很。



梁萧听到这里,心有所悟,向了情告辞,回房歇息去了。

是夜朔风呼啸,观外雷声轰隆隆打个不停,梁萧夜中几度被风雷所惊,睡得甚不安稳。

到了天明,才一推门,便有一股寒风裹挟着飞雪扑来。

放眼望去,山川树木,都是银装素裹,白茫茫一片,他不觉想道:“这般大的风雪,也不知那个邋遢书生会不会去?



梁萧着好衣帽,顶风冒雪,攀到弈棋亭处,只见亭中并无人影,不由忖道:“今日雪大,他莫非不来了?

”念头才起,便听嗒嗒之声,转眼一瞧,只见那儒生一摇一晃转过山梁,他须发上挂着晶莹雪花,衣衫仍旧破烂单薄,许多地方露出肉来。

儒生手里提着个装酒的红漆葫芦,远远瞧见梁萧,喝了口酒,哈哈笑道:“小娃儿,还不死心啊,今天又有什么新招?

”抬头看去,却见一夜风雪肆虐,梅花残败了许多,不由叹道:“过得今日,这树白梅便要凋了。

罢了,今日再与你玩耍最后一回。

”梁萧奇道:“为什么?

”儒生冷笑道:“梅花都没有了,还玩个屁?



梁萧蓦地生出孤注一掷的豪气,冷冷道:“今天我定要胜你。

”儒生拍手笑道:“小子志气不弱,嘿嘿,可惜本事却不够。

”他将葫芦挂在腰间,折下一枝梅花,上面还挂着三朵白梅,儒生迎风一抖,抖落两朵,仅留一朵。

梁萧看在眼里,心头骂翻了天。

要知二人拼斗,儒生须得时时护持枝上梅花,枝上梅花越多,他越要熬心费力,因为梅花虽多,但只须被梁萧扫着一朵,他便输了;反之梅花越少,儒生心神守一,便省事许多。

梁萧与他斗得久了,自然明白其中道理。

眼看这树白梅花期将过,枝上梅花一天少过一天,天意如此,本也是无可奈何的,但儒生公然抖落梅花,却是近于无赖了。

儒生瞧了瞧梁萧,嘻嘻一笑,随手斜指,道:“小家伙,来来来!

”他内力所至,那朵将开未开的白梅花竟然忽忽悠悠绽了开来。

便在这孤梅怒放的一瞬,梁萧掌中精光迸发,长剑应手而出。